<th id="djdxz"><noframes id="djdxz"><span id="djdxz"></span>
<th id="djdxz"><noframes id="djdxz"><th id="djdxz"></th>
<span id="djdxz"><noframes id="djdxz"><span id="djdxz"></span>

紀馭亞:藏在一線的故事,我想說給你聽

這是我參與戰“疫”報道的第84天?埂耙摺敝两,在各個端口發布各類報道300余篇,20萬加的獨家稿件就有近40篇。多篇報道被廣泛轉載的同時,也讓線口單位、專家不斷點贊。

戰“疫”前40天,我幾乎隔天就需要往返60公里去浙大一院采訪。當了十年“本本族”的我,甚至因此學會了開車。粗略統計,戰“疫”期間,我已21次趕赴浙大一院之江院區、12次赴慶春院區采訪。

近日,我的一線抗“疫”故事也刊發在了《中國記者》2020年第4期《戰“疫”》紀念特刊上,成為珍貴的戰“疫”印記。

一天工作12小時以上

我的戰“疫”故事要從大年廿九說起。我們原本計劃到麗水婆婆家過年,27個月大的女兒已經在一周前跟著爺爺先行回老家。但因為疫情形勢日漸嚴峻,大年廿九中午,在家人的支持下,我決定留杭過年。

因為此前跑過幾個月醫療線的緣故,我從一月初就開始關注新冠肺炎的相關報道。這也幫助我在臨危受命后,快速進入狀態。

從業8年,我深知,想要最鮮活的素材,一定要深入一線采訪。春節值班3天,我探訪檢測新冠肺炎病毒的實驗室、蹲點發熱門診,也在出征儀式跟醫護人員一起灑淚,工作時長接近18小時。僅除夕一天,我就在省疾控中心就完成了4篇獨家稿件,其中3篇閱讀量突破30萬+。而這也成為我人生中首個在寫稿中跨年的除夕夜。

戰“疫”前半段,我的工作時經常在12小時以上。許多獨家新聞,都來自于一線采訪。浙大一院宣傳中心的老師跟我打趣,“我們幫你在我們辦公室放張辦公桌吧”。

會害怕但必須堅持

我的一線采訪主要集中在浙大一院之江院區,這也是全省危重癥、重癥病人集中收治的醫院。在該院區工作的醫護人員為避免感染后傳染給家人,下班后也要隔離在醫院生活區。我們的采訪時常需要利用醫護人員的休息時間,在生活區進行。而治愈出院的病人,為避免還有傳染性、復發等多種情況,也還須前往集中隔離點隔離14天。采訪出院新聞時,記者往往都是近距離的。確實,這需要敢于逆行的勇氣。

有一次,我跟一位重癥治愈病人面對面近距離聊了半個小時后,在回家的路上刷到了成都有治愈者復陽的新聞。那一晚,我輾轉反側了很久,擔心因為自己的工作,讓家里的老小承受風險。但天亮后,我還是一如既往投入到一線采訪中。因為這樣的特殊時期,堅守一線是記者的職責擔當。我能做的,就是盡量做好自我防護,深入一線,采寫出優質報道來回應百姓關切,讓更多人科學認識疫情。

化身“福爾摩斯”

疫情一線采訪,需要刨根問底的精神。2月23日,浙大一院第七批患者出院,F場采訪結束后,幾乎所有媒體都先后離開。我決定再找找新聞線索。運氣不錯,我第一站去的遠程會診中心里,該院感染病科主任盛吉芳正準備跟金華進行遠程會診。聊天時,我問及盛主任患者捐獻的血漿在臨床上是否起效時,盛主任提供了一個寶貴線索:浙大一院使用血漿治療效果不錯,已有一名患者使用后核酸轉陰。兩個小時后,《浙江高齡患者用了康復者血漿后核酸轉陰捐獻的血漿起效了》的報道在浙江新聞客戶端發布,成為當天熱點新聞。

疫情一線采訪,需要勤于思考的勁頭。在疫情暴發初期,公眾的困惑很多,需要了解的內容也很多。此時,我們在一線采訪時需要做的,就是帶回大量正確、權威的信息。但隨著目前,抗疫取得階段性成果,科學認識病毒的理念深入人心。我們在一線采訪時,更需要善于思考,從一條條現場新聞中總結提煉出更深層次的內容。例如,一批又一批病人出院背后有著怎樣的“浙江經驗”、我省保持低死亡率的數據下,重癥監護室摸索出了哪些經驗等!丁罢惆娣桨浮迸c病魔賽跑》、《竭盡全力守住生命最后一道“防線”》等頭版稿件因此而不斷產出。

勤于思考,也能讓更多好新聞,從信息量繁雜的一線采訪現場閃現。2月14日,我省第四批援助武漢醫療隊出征。早上6點20分我到達現場后,開始了地毯式群采。40分鐘后,我在現場找到了兩對因為出征而推遲婚期的情侶。大場面的出征現場新聞此前已經做過若干次,這次能不能從這個小切口來采寫?在我跟值班領導不斷電話商議后,《推遲婚禮告別愛人集結號吹響他們出發‘征戰’》的稿件一氣呵成,點擊量不到一個上午就破了20萬加。3月17日,浙大一院7名專家馳援意大利,我同樣在現場找到了一個暖心故事。呼吸治療師廖醫生出發前,剛剛從溫州支援回來,女兒為了看他一眼,從蕭山趕來送行。我在送行的人潮中,發現了輕聲喊著爸爸的小姑娘!对俪稣!剛從溫州支援回杭的醫生吻別女兒趕赴意大利》的30萬加獨家稿件,因此誕生。

三訪重癥監護室總指揮

大家常說,醫患關系需要的是彼此信任。記者和采訪對象之間,又何嘗不是這樣呢?在戰“疫”報道中,我也時常被這樣的信任所感動著。

還記得,2月下旬,我在一次浙大一院出院患者歡送儀式上獲悉,該院重癥監護室里最多時已有35名患者,一場場殊死搏斗在方寸之間不斷進行,但鮮有媒體關注。當時,大家的關注焦點還在治愈出院的患者身上,但實際上隨著新增確診患者逐漸下降,病情不重的患者不斷治愈出院,救治的重心已悄然變化。能不能采訪到重癥監護室的總指揮?浙大一院的通訊員也有點為難,總指揮方強為人較低調,且實在太忙了,他們也沒有把握。

第一次采訪約在了2月23日中午,這是方強每天出艙稍作休息的時段。在隔離病房參與救治的醫護人員為避免感染后傳染給家人,休息時間也要隔離在醫院用病房改造的生活區里。我們的采訪地點就在方強的臨時宿舍。

剛剛出艙的他,神情有些疲憊。聽到我想了解重癥監護室的救治情況,他有些遲疑。重癥監護室患者的病情瞬息萬變,情況復雜,表述不當容易誤導輿論。幸好,那天算是重癥監護室相對比較風平浪靜的一天,在我的努力爭取下,方強還是跟我聊了一個多小時。

結束采訪走出生活區,我就接到了報社領導的電話。第二天的省疫情防控發布會就要首次介紹浙江重癥危重癥的救治情況。嘿,采訪的正是時候!
2月25日,《重癥監護室里,每一天都在打硬仗》見報,方強給我發來微信:寫得很好!

從那以后,我明顯感覺到他對我的信任。3月3日,我再次約方強做專訪。這次,他很爽快地答應了。稿件《驚心動魄往往發生在剎那間》里,方強細細講述了最近發生的一次生死競速的搶救。

3月7日,我接到任務采寫之江院區重癥救治團隊的群像稿!皼]問題。你告訴我方向,我來安排!彪娫捘穷^的方強熱情幫我張羅起來。不僅如此,采訪中,方強還幫我考慮起了其他可做的選題!叭∈讉撤下ECMO并治愈的患者,這兩天就要出院了”、“我們監護室里有4對患者是夫妻,故事很多的”……他已然成了我不少獨家稿件的“線人”。

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如今,雖然戰“疫”步履不停,但春天也已悄然而至。我的戰“疫”故事即將可以告一段落,這也將成為我職業生涯中最為難忘的三個月。

 

時間:2020-04-27 來源:浙江省記協
作者:浙江日報 紀馭亞 編輯:劉卓文
将军托着皇后娇乳撞击娇吟
<th id="djdxz"><noframes id="djdxz"><span id="djdxz"></span>
<th id="djdxz"><noframes id="djdxz"><th id="djdxz"></th>
<span id="djdxz"><noframes id="djdxz"><span id="djdxz"></span>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