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djdxz"><noframes id="djdxz"><span id="djdxz"></span>
<th id="djdxz"><noframes id="djdxz"><th id="djdxz"></th>
<span id="djdxz"><noframes id="djdxz"><span id="djdxz"></span>

推進媒體深度融合該如何發力

   日前,由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新聞系副主任、副教授唐錚擔任負責人的“面向融合傳播的新聞內容生產機制研究”項目獲得2022年4月國家社科基金結項。

   從2017年起,唐錚和項目組成員對國內20余家媒體進行了實地調研,對累計超過60位媒體管理者、80余位一線媒體工作者進行深入訪談,同時對包括《紐約時報》、BBC、《金融時報》在內的20多家國際主流媒體進行資料調研,累計產出6篇核心期刊論文、3篇研究報告,形成基于新聞內容生產、新聞流程融媒化和生產績效的數據庫、案例庫!吨袊侣劤霭鎻V電報》記者日前對話唐錚,請她結合實踐與研究,分享推進媒體深度融合的思考與路徑。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從新聞的生產環節來看,媒體深度融合發展如何實現內容與技術雙輪驅動?

   唐錚:技術已經不是媒體進行內容生產的工具或者輔助力。在一定程度上,新技術和新技術所搭建出來的平臺,已經成為了內容生產的基礎性底層架構,甚至是根本性生存土壤。因此,需要從頂層設計的角度對媒體現行的生產機制進行根本性的調整,并考慮新技術給媒體運行帶來的影響。

   傳統媒體時代就一直有內容為王還是渠道為王的爭論,F在整體格局已經非常清晰。雖說是雙輪驅動,但是這兩個“輪子”的職能是不一樣的,技術是媒體內容所依托的底層架構,內容是媒體生產出來的核心價值。因此,這對新聞工作者提出了新的要求:不一定要會技術——真的能寫代碼,但是要懂技術——知道代碼能實現什么,能依托新技術生產出更適宜其特征、更能發揮其優勢的內容產品。相信隨著新技術的不斷發展,內容和技術的分工差異還會不斷擴大,哪個“輪子”的受力偏了,媒體這輛車都走不好。所以這也要求新聞工作者要抱有終身學習的決心,時刻與新技術同步。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新聞從業者是媒體的核心,他們的職業狀況對融合發展有怎樣的影響?

   唐錚:新聞業和其他很多行業相比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點,新聞業是一個創意型產業,高度依賴于從業者的責任與擔當,以及專業能力、創意能力、突破能力,這些因素在一線實踐中至關重要。

   我在實踐中看到,近年來,傳統媒體生產模式的滯后、評估體系的缺失,已經成為影響其發展甚至生存的首要障礙。在一線新聞從業者眼里,媒體融合似乎增加了工作量,提高了工作難度,但幾乎沒有實質性的收益。因此盡管媒體融合的發展方向非常正確,但推動工作的阻力較大。此外,有的傳統媒體由于沒有成熟經驗可以遵循,采用“村村點火、戶戶冒煙”的形式來進行媒體融合革新。幾年以后,有的部門能夠產生非常好的業績,有的部門沒有變化,其中最根本的區別就是人的主觀能動性。

   自從開始推動媒體融合以來,傳統媒體迅速生產出了不少廣受好評的融合性內容產品,如《人民日報》“軍裝照”、新華社“剛剛體”等。這些作品一方面反映出傳統媒體在融合內容生產能力上的成長,但另一方面也體現出,生產單個新媒體內容已經不再是媒體融合工作的最主要短板,更關鍵的問題在于如何改善內部生產流程和績效評估機制,使得媒體具備穩定持續產出優質作品的能力。

   所以,我對媒體融合過程中人的作用予以高度關注,特別是媒體融合的整體制度設計如何能夠與人的主觀能動性更好結合,激勵從業者作出更大貢獻,促使媒體融合取得更好效果。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基于從融合到深度融合的發展邏輯,媒體如何實現轉型升級?

   唐錚:當下媒體融合發展的問題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一是媒體在發展思路和認知上的不足。傳統媒體的轉型和融合在一段時間內呈現“爬行式追隨”新媒體的姿態。早期,出現過盲目將精力傾注于“補全”渠道,而沒有深入進行創新的現象。后來,又出現過按照頂層設計,機械地分解細化工作的行為。這些都影響了媒體融合工作的開展。二是小區域和大環境的匹配適配問題。這一點在深度融合期間發展縣級融媒體階段體現得尤為明顯。中國幅員遼闊,地區差異巨大,在大體系和小個體進行融合中,如何突破區域發展特征、水平的限制,也值得后續進一步研究。

   對于媒介深度融合,學界、業界的共識是,媒介需要從理念到手段的全方位提升。媒體的深度融合不僅僅需要將各種媒體輸出類型在物理空間上捏合到一起,更要真正實現從觀念到人員、從組織結構到產品輸出等各個層面的融合,將媒體深度嵌入到國家治理中。換句話說,媒體深度融合需要將過去傳統媒體維度下簡單的新聞生產上升到媒體機制與社會活動的層面來考量,促使整個融媒體體系在參與國家治理和輿論環境構建時,實現由“傳媒化管理型協同”向“傳媒化協同治理”的范式轉變,從而重構社會群體間的輿論交流與傳播環境。

   從推動媒體融合,到推動媒體深度融合,政策設定的整體發展邏輯還是很清晰的,那就是要基于媒體的社會傳播屬性和政治屬性,搭建“中央—省—市—縣”四級治國理政大平臺。按照這樣的發展邏輯,黨和政府將會以深度融合后的結構化媒體組織為抓手,以主流媒體自主可控的新型互聯網傳播平臺為核心,打造上下通達、靈活融匯的現代傳播體系,促進整個國家媒體體系乃至國家治理體系的全盤融匯與現代化。

   這一過程需要制度和人的并重。一方面做好頂層設計,另一方面充分調動人的積極性。兩者不可偏廢。任何一項事業,都既需要正確的方向,也要依靠人的力量來完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在融合發展背景下,媒體怎樣提高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公信力?

   唐錚:在融合發展背景下提高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公信力,對于媒體來說是一個“功夫在詩外”的長久性考驗。安心鉆研新技術、尋找新方法,或許就能達到無心插柳的效果!八牧Α笔敲襟w核心競爭力的綜合展現,因此也需要媒體通過整體化、全面化建設來應對方方面面。

當下的媒體在新技術的加持下形成了整體的復雜的組織體系,媒體前臺與后臺、執行者、決策人等多維渠道像齒輪一樣層層咬合,牽一發而動全身。因此,在深度融合建設中,涉及信息傳播、組織動員和運動、運行與反饋等多個運行方面。如果說過去的媒體運行是二維層面上的內容傳播范式,那么在融合時代,媒體已經過渡到“傳播+組織”“信息—傳導—關系—行動”的三維形態,是真正意義上的“大新聞生產”。從更高的層面來說,媒體告別傳統的扁平化運轉方式,從觀念上更好地擁抱新技術,是眼下最需要解決的問題。

   原標題:推進媒體深度融合該如何發力——訪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新聞系副主任、副教授唐錚

 

時間:2022-05-23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作者:記者 尹琨 編輯:劉卓文
将军托着皇后娇乳撞击娇吟
<th id="djdxz"><noframes id="djdxz"><span id="djdxz"></span>
<th id="djdxz"><noframes id="djdxz"><th id="djdxz"></th>
<span id="djdxz"><noframes id="djdxz"><span id="djdxz"></span>